字号:

历代书法家写《金刚经》品鉴(组图)

2012年11月05日 14:02  金百利娱乐场佛学

  文/长林书法

  《金刚经》是佛教的重要经典,根据不同译本,全名略有不同。《金刚经》,全称为《金刚般若波罗经》。“金刚”,比喻金中之精坚不可摧者;“般若”,意为“智慧”;“波罗蜜”,意为“到彼岸”。经题的意思是说,以金刚不朽之身和超卓智慧之志,渡达彼岸。《金刚经》是禅宗的主要经典之一,它于东晋列国后秦姚兴帝弘始四年(公元四〇二年),由印度来华僧人鸠摩罗什译出,成为流传最广的一部大乘佛经。从古至今有不少书法名家写过《金刚经》。让我们能在品鉴《金刚经》的空的智慧的同时,欣赏历代大家写经的书法名帖。

王羲之书王羲之书

  王羲之的行书平和简静,遒丽天成,唐代诸帝都好王字,于是集字刻石之风盛极一时,而《金刚经》是一重要集王字石刻。《集王羲之书金刚经》原石刻在陕西西安兴唐寺,后寺毁石佚,故世传佳拓极少,本帖为宋拓本,墨色如新,锋棱宛在,比较完整地保持了王字的风貌。 

柳公权书柳公权书

  这是柳公权早期的书法作品,原石于宋代已被毁,现仅见敦煌石窟发现的“唐拓孤本”。柳公权早年曾广采众家之长,而且特别注意向前辈书家学习。从《金刚经》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取法诸家的痕迹。《广川书跋》云:“此经本出于西明寺。柳书谓有钟(繇),王(羲之),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陆(柬之)体。今考其书,诚为绝艺,尤可贵也。”此语基本上道出了此帖的艺术价值,对于研究柳公权楷书形成的过程及发展线索,无疑是很有帮助的。

苏东坡书苏东坡书

  由苏东坡手书的《金刚经》,集佛学至尊《金刚经》高深哲理与文坛泰斗苏东坡传神书法于一体,为中国历史上罕见的书法极品。苏东坡千秋翰墨一代文宗,在诗、文、书、画各个领域中都有极高的建树。他的书法成就居“宋四家”之首,他的书法不仅笔圆韵美、天资焕发,更充斥着一股“文章学问之气”,隽永深远、耐人寻味。苏轼与佛禅也渊源颇深,他不仅熟读佛经,深通佛理,更是将佛学思想渗透到其文学创作之中。

黄庭坚书黄庭坚书

  黄庭坚出身于一个家学渊博的世家,自小聪慧过人,一生命运多桀,仕途坎坷,与苏东坡极为相似,热衷佛老,也不逊于苏。他的点画用笔以“画竹法作书”给人以“沉着痛快”的感觉。其个性特点十分显著,学他的书法就要留心于点画用笔的“沉着痛快”和结体的舒展大度。黄庭坚年轻时喜作艳词,后经圆通秀禅师点化,悚然悔谢,因此绝笔,津津乐道於参禅悟道,终有所成。

张即之书张即之书

  张即之,宋代书法家,字温夫,号樗寮,历阳(今安徽和县)人,生于名门显宦家庭。据《宋史》记载,张即之“以能书闻天下”张即之书法深受唐人影响,后转师米芾,参以晋唐经书汉隶,并能“独传家学”,自成一家体系。张即之擅长楷书和榜书,尤喜作擘窠大字。楷书结构严谨、端庄,行书则用笔枯硬,近于刻露,毫无温润典雅之感。有人称之为"宋书殿军"。传世作品有楷书《汪氏报本庵记》、《大字杜甫诗卷》和《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等。

赵孟頫书赵孟頫书

  大德三年己亥,赵孟頫以集贤直学士行浙江儒学提举,辛丑,行部过会稽,此金书金经款云大德五年十月廿八日,是年辛丑,松雪四十八岁,或在会稽时所书耶?松雪以四十六岁得定武稧帖于独孤长老,正锐意追讨山阴书派之时,此真书乃舍右军而用褚、薛,盖元时杨许黄素黄庭在鲜于伯机家,松雪题有‘鸾鹤翔舞猿猱轻,子能保之慎勿惊’之句。禅院所及,或偶仿之,故不觉其风举云移,烟霏雾结耳。以泥金易损,敬寿于石而记之。赵孟頫书《金刚经》此册,用笔洒脱,著纸欲飞,具有浑厚气。荷屋中丞以为舍右军而用褚、薛,其实亦由山阴得法耳。

顾善夫书顾善夫书

  顾善夫,是元代大德年间的一个书家,名信,字善夫。此卷小楷写在染色绢上,以乌丝栏打直格,通幅写得一丝不苟,点画清峻峭拔,结字于平正之中饶具姿态,显得平正而不板滞,无一懈怠之笔,想见作者在写此卷小楷时心无尘翳,指有余闲、而以虔诚之心,凝注精神于字里行间,故能首尾贯注,一气呵成。此卷小楷与唐人经生书迥异,更有一种丈人的书卷之气溢出于字里行间,因此在书写中更注重个性的抒发,无疑此卷作品当为历代写经中的精品。

文征明书文征明书

  文征明以小楷名垂海内,古人评曰“小楷师二王,精工之甚。”文徵明的小楷特别精细工整,法度谨严、笔锋劲秀、体态端庄,风格清秀俊雅,晚年八十岁以后的小楷,尤其见功夫。此金刚经是文征明暮年所书,可谓老而益纯。

董其昌书董其昌书

  明代大书法家董其昌所书楷书《金刚经》是罕见的一种。《明史》本传载其“以善书称”、“通禅理”。书法主张柳公权“心正则笔正”之说;又借佛法阐述书法之“八还说”,可惜,融汇其“八还”书法思想精品《金刚经》很少为书家所知,未见著录,唯收于即墨杨氏《承贵堂法帖》;又因董书多行草,其楷书唯此经保留为多,正是吉光片羽,弥足珍贵。今补其残损,使还原书风貌,或可从中领悟董氏禅理书法之三昧。

傅山书傅山书

  傅山其书多以狂草为多,真书细楷不可多得,此小楷《金刚经》精严古朴,出于魏晋,法度谨严,运笔锋锷内敛,一丝不苟,结体简穆舒展,风格疏逸隽永,可谓极构。观傅山行草勃勃有生气,而其小楷《金刚经》又如此法精韵雅,善书者往往或能恣肆,或能醇雅,二者兼得,是为不易,对此,书法爱好者可以欣赏、借鉴,从中取法。

弘一大师书弘一大师书

  弘一大师以行楷的风格书写此经,所以在整部庄严端楷的写经中便略带有行书韵味的笔意。其用笔特色主要是以中锋圆笔为用,线条甚有灵动之美,而起笔之处又多微微出锋而含蓄等。这部《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是弘一法师历时十九日,于病中完成的,但从写经的整体神韵上看来,一点也没有任何的不连贯之处,遂可想见大师每次写经时的气定神闲,必然是能于病中的色身起观,深切的体悟《金刚经》中所说“凡一切相皆是虚妄”及“无人相、我相、众生相、寿者相”的空慧正见。

王玠书王玠书

  王玠,字席珍,号春江,嘉定人。谓韶孙,存素子。丰貌修髯,年七十余,行不用杖。善刻竹,工刻花卉,尤善折枝兰,清微淡远,虽一花片叶,对之时竟觉体芬芳。卷子前边有一幅题为《祗树给孤独园》图画。内容是释迦牟尼佛在祗园精舍向长老须菩提说法的故事。卷末刻印有"咸通九年四月十五日王玠为二亲敬造普施"题字。经卷首尾完整,图文浑朴凝重,刻画精美,文字古拙遒劲,刀法纯熟,墨色均匀,印刷清晰。也是至今存于世的中国早期印刷品实物中唯一的一份留有明确、完整的刻印年代的印品。

标签:
分享到:

佛教万年历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