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A+A-

紫柏尊者:振兴十五座荒废古刹(图)

2012年08月21日 15:29  金百利娱乐场佛学
真可法师真可法师

 

  真可法师,字达观,晚号紫柏老人。他一生自始至终,都以荷负佛法为怀,弘法传道,死而后已。在他四十一年的僧侣生涯中,足迹遍布大江南北、西蜀东夷。每到一处,见到荒废的古刹佛寺,真可法师都要尽力求修复。

  正是凭着他对佛门的这腔执着,在他有限的一生中,竟然先后直接间接地修复、振兴了十五座已经废弃了的古刹、佛寺,获得了僧侣、民众的广泛赞誉。这无论是在有明一代,还是在整个中国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真可法师的先祖,本来是句曲(今江苏句容县)人,后来迁徙到吴江(今江苏吴江县)太湖畔定居。

  就在他快要降生的时候,他的母亲沈夫人梦见有一非同凡常的人送给他一枚十分硕大、鲜肥的蜜桃,上面还附带着表翠鲜嫩的枝叶。沈夫人一见,不觉大喜过望,在梦中竟然就朗声笑了起来——这一笑,突然惊醒了,接着便顺顺畅畅地降生一子,即后来一代高僧真可法师。

  真可法师降生之时,紧随着他宏亮的呱呱啼叫之声,产房里充溢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久久不能散去。等到他出生未久,尚在襁褓中时,人们又惊异地发 现,这个小男孩竟然全不像其他弱小孩童的稚嫩模样,竟然目光炯炯,面容沉静,一如修持老道之人,颇见沉思。于是,人们预言他日后必成大器。

  可是,真可五岁的时候,还不能开口说话。为此,他的父母没少为他担心,也没少请医问药,为他治疗,真可就象故意惹人着急似的,始终不曾开口。

  就在这时,有一位游方异僧偶尔打他的家门口经过。见了尚不会说话的真可,就轻轻地抚摩着他的头,对着他的父母说:“这孩子日后出家,投身佛门,一定 能做人天师。”真可法师的父母听这和尚疯言疯语,三分不快七分欢喜。低头去看尚不会言语的儿子,再一抬头,转瞬之间,刚才那位异僧早已不翼而飞,寻不到半 点踪影了。

  回过头来再瞧自己的儿子,他们惊奇的发现,哑巴儿子居然能够开口说话了,而且词达句顺,表述清楚,与同龄儿童全然没有什么两样!

  真可少小的时候,人长得高大魁梧,却灵便活泛,喜欢追逐嬉戏,雄猛强健,有如豪梁。但是,他却又不喜欢见女人,尤其是洗浴的时候,别人更是不能先于 他。有一次,他的姐姐在他前面沐浴净身,惹得他大发雷霆,尽管他父母好言好语劝止住了,但从此以后,他的亲戚、邻里中的妇女,谁也不敢轻易接近他,更甭说 和他答话、套近乎了。

  等到年纪稍微大了些,真可法师的志向更加坚定,就连他的父母也难管束住他了。十七岁上,他便腰佩利剑,辞别父母,要云游四方,广博见识去了。

  一天,他来到姑苏(今江苏吴县),徘徊在市路之中,突然下起了大雨,人们纷纷逃窜,寻求可以暂避暴雨的地方。而唯独真可法师一人,却不慌不忙,不疾不徐,全不顾浑身上下全然落汤,依然是那么昂首阔步地行走市中。

  正好这时,有一位虎邱(在今江苏苏州市西北)僧侣叫作明觉的,冒雨赶路。见了真可法师,十分惊愕于他的从容佛像,就有意识地用自己蔽雨的木盖替真可 法师也多少遮盖一些。二人又一同来到虎邱寺中明觉和尚的住处。当天晚上,真可法师就歇息在明觉和尚的禅房中。二人言语之间,大为投机,颇有相见恨晚之慨。

  深夜,明觉和尚又特地口诵八十八法号,真可法师听了,大有所动。到第二天天一亮,一夜辗转未眠的真可法师从床上一跃而起,来到明觉和尚寝房,将腰中 所带十余两黄金解了下来,捐献给明觉和尚,请他为自己削发剃度。明觉和尚见他出于诚恳与执着,便点头答应了。从此,真可法师便尊明觉和尚为师,投身佛门 了。

  从削度的当晚起,真可就夜伴青灯,面对古佛,打坐诵经,以至通宵达旦!明觉和尚见了,心喜自己所选得人,自己的衣钵可以赖他传继甚至发扬光大了。

  这时候,明觉和尚一直想着化募赤铁十万两,铸造两座大钟,以便朝夕敲打。真可法师听说之后,就跃然而起,告诉自己的老师说:“这事您不用操心了,我去替您化缘去!”说完,他便径直出寺。来到一家豪门大户,合掌趺坐大门之前,三天三夜也不言语,更不吃斋。

  主人见了,大加惊奇,就恳切地询问他有什么请求,一定满足他的心愿。真可法师这才将自己的来意思细细道明。主人一听,对他的法行慈心大加赞赏,又见他如此苦行,诚动于衷,果然就捐赠给他十万两赤铁。真可法师这才欣然吃了主人送来的斋饭,然后带着这些赤铁,回归虎邱寺。

  回到寺中,真可法师便开始闭门读书,足不出户,时间竟然长达年余。

  真可法师长大到二十岁的时候,明觉和尚又给他受具足戒。然后,他便开始了云游四方的生活。

  开始,真可法师来到嘉兴(今浙江嘉兴)东塔寺,看见一位僧徒用笔在纸上书写完一遍《华严经》,然后就虔诚地跪在经纸前面,诵习不止。这一情景深深地 嵌入了年轻的真可法师的脑海,让他感动不已,暗自思忖:“习禅拜佛的人不都应该这样吗?”然后,若有所悟的真可法师便来到环境清幽、法音袅绕的武塘景德 寺,自行闭关修研,前后又长达三年时光。出关之后,他又回到虎邱寺,辞别师傅:“我现在真的要去周游天下,历参庙宇,以广见识了!”然后便昂然而行。

  一天,他在路上碰见一位行路僧人,正一边走路一边念叨张拙“见道偈”,可是,念到“断除妄想重增病,趋向真如亦是邪?”时,却怎么也思悟不透,所以就反复颂读,反复推敲,却总是不明白其中禅机何在。

  真可法师听了,不觉也迷了进去,却一样不明就里。所以就一路上痴迷地琢磨着,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一天,他正要吃斋,刚一举箸,却突然了悟,不 觉高兴非常,雀跃欢呼,还自言自语地说:“如果我不是出外游方,哪里能参透这个禅机?如果我能生在德山和尚时代,被他一记棒喝即能清醒悟禅,还哪里用得着 这四方遨游呢?”自叹生不逢时。

  之后,真可法师来到匡山(即庐山,在江西省),遍访古刹,参拜名师,广搜经籍,不久,即穷尽相宗奥义。令那些相宗弟子惊诧得目瞪口呆。

  然后,真可法师依然马不停蹄,脚底生风,四方游迹。有时候,他一天连续赶几十里道路,走得脚板发痛,无法再走。可是,他晚上歇宿的时候,却又用大石块紧紧地抵住自己的脚掌,不使它有丝毫的放松。这样过了些日子,因为不断锻炼的缘故,他竟然行步如飞,一天能赶二百多里地!

  不久,真可法师又来到五台山。一天,他偶一抬头,发现半空中的悬崖绝壁上有一个仅可容身的小小岩洞。而洞中,居然就枯坐着一位干瘦如柴、却精神矍铄的老人!很显然,这是一位经年苦修的老僧人。

  真可法师见了,十分钦敬,就大声问道:“一念未生的时候,怎么办才好?”那位修行的老宿却不答话,只是竖起一根指头,朝真可法师晃了晃。真可法师见 状,接着又问:“意念已经生出后,又该怎么办才好?”老宿依然不回答,却举起一双张开四指的大手,冲真可法师晃了几晃,真可法师马上就悟证了。

  真可法师辞别老宿,继续北上,就来到了都城北京。一到京师,他便去拜谒大名鼎鼎的遍融禅师。二人问答之间,真可法师机锋敏捷,隽语时出,令遍融点头称许,因此就留他一起参研。这一参研,便是整整九年时间。

  九年之后,真可法师又南下故土,参谒师尊明觉和尚,然后又离去,来到淞江(今江苏淞江),闭关百余天;然后又转折来到嘉兴,与嘉兴府知府一见如故, 彼此投心。嘉兴府内有楞严寺,当年长水法师在此疏注经籍,远近闻名,而现在却荒废不堪,并被一家豪右大户据为己有,公然把佛门净土当作他自家的园亭。真可 法师知道此事后,心中慨然叹息,于是决心将它收回并修复。

  在嘉兴知府陆光祖的全力支持下,真可法师终于如愿以偿。真可法师命自己的弟子密藏道开督导修缮寺宇的同时,知府的弟弟陆云台又特地在寺中给真可法师修筑了五间禅室,二者同时完工。真可法师为表达兴奋心情,刺破自己的左臂膀,然后用鲜血题写了一副柱联:

  若不究心坐禅徒增业苦

  如能护法诋佛犹益真修

上一页12下一页

标签:
分享到:

佛教万年历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