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五章:平静的力量

2012年11月26日 16:47  金百利娱乐场佛学

  最聪明的修行方法就是先仰赖自己内心那位老师

  今天早晨万里无云,天气相当暖和。小谭苏在吃过我为她煮好的早餐後到学校去了,我走进花园去移植一些莴苣菜。当我入屋洗手时,看见客人已经醒来,正在梳洗。我煮水沏了一壶茶。我在庭院的桌上摆了两杯茶,坐在外面等他。

  我们在温煦的阳光下喝茶。朋友问我,要如何看待禅修的成果。我告诉他,平静和快乐是评量禅修成果的指标。如果内心没有因禅修而变得更平静和快乐,那么就是我们修行的方式有些问题了。

  有人说,禅修如果缺乏老师指导,可能会造成内心的混乱和失衡,但要觅得一位道行很高的老师并非易事:这种人极为罕见,我们大多只看到某些尚未全然了悟的人。如果你无法跟随已证悟的老师学习,最聪明的修行方法就是先仰赖自己内心的那位老师。

  要慢慢地、小心谨慎地进行禅修。例如,不见得非要急著修习“四无色定”的禅修法门,别强迫你的身心。要善待自己,每天都带著觉知的心过简朴的生活。如果你保持正念,便拥有一切:你就是一切!

  请读读《正念的奇迹》和《安般守意经》。这些书中全是关于修行的实用建议。

  请读读本书关于“四法界”(见163页)、“八识”(见156页)和“三性”(见162页)的章节,不仅在修习静坐前可以得到助益,而且随时都能受用。

  一分钟的禅修,就是一分钟的平静和快乐。若禅修对你而言并非愉悦之事,那就是你的方法不正确。

  禅修会带来快乐。这份快乐最主要来自于你是自己的主人这个事实,你不再陷于无明之中。如果你随顺自己的呼吸,面带微笑,对感受和想法也保持觉知,身体的动作自然就会变得轻柔放松,和谐自然会呈现,内心便会生起真正的快乐。

  让你的心专注于当下的每一刻,即是禅定的基础。当我们做到这一点,生命便活得彻底且深入,并能够看清那些没有正念的人所看不见的事物。

  修习正念,你永远都能再开始

  在《正念的奇迹》中,我提出三十种以上修习正念的方法,包括每星期安排某一天为正念日。如果你阅读这本书,就会明白许多修行的方法。

  这本书已被译成三十五种语言。虽然是一本小书,但是非常实用且浅显易读。事实上,我至今仍然遵循书中的方法去做。你可以一读再读,因为每读一次,你就有一次机会检视自己的修行,并且可以从个人的体验中发掘出书中所没有提到的东西。

  这本书已出版十多年,至今我仍收到世界各地寄来的许多感谢信,告诉我这本书为他们的生命带来重大的转变。有位在纽约执业的外科医生告诉我,他在施行手术时总是让自己保持正念。(我心想,这位外科医生绝不会把手术器材遗落在病人身体里。

  在开始修行的头几个月,你可能无法保持持续不断,因为有时忘记了保持正念是很自然的。但是你永远都能再开始。如果你有共同修行的夥伴,那将是非常幸运的。平日一起修行的朋友经常会彼此提醒要提起正念,还能分享彼此的经验和进步的心得。

  你可以藉由许多不同方法来培养正念。在後院捡起一片秋天的落叶,将它贴在浴室的镜子上;每天早晨当你见到它时,这片叶子会提醒你微笑并回归正念:当你洗脸和刷牙时,将感到放松且保持正念。

  从附近教堂或钟塔传来的钟声,甚至电话铃声,都能够带你回到正念。我建议,在接电话前让电话铃声响个两、三声,这时你就有时间注意吸气和吐气,回归到真实的自我。

  请不断地禅修,直到你能在一粒尘沙和最遥远辽阔的银河中看见自己

  某一天,如果你需要一个禅修的主题,请选择一个你关心的、非常感兴趣的主题,这样才能够吸引你的注意力。那可以是太阳、一只毛虫、一滴露珠、时间或你出生前的面目。无论这些现象是具体的或抽象的、物质的、生理的、心理的或形而上学的,都可以成为你的禅观对象。

  在你选定一个主题後,将它深植在灵魂的深处。鸡蛋需要母鸡的孵育才能成为小鸡,同理,你所种下的主题也必须得到灌溉。你的“自我”,或是你最喜爱或最痛恨的那个人的“自我”,都能够成为修练的对象。

  只要它深深植入你的生命底层,任何对象都能带来觉醒:但是它若只是某种诉诸理性思惟的产物,就不太可能产生什么结果。

  你曾禅观过“我是谁?”这个主题吗?

  在你出生之前你是谁?:

  在你尚未有任何肉体存在的迹象时,你到底存在或不存在?

  你是如何从无中生有的?

  如果在我的受胎之日,父母因为另有要事而无法会面,那么我现在会是谁?

  如果那天我母亲的卵子不是被父亲的那枚精子所泅入,而是由其他精子泅入的话,那么我现在又是谁?

  我会成为自己的哥哥或姊姊吗?

  如果那天我的母亲并未和父亲结婚,或是父亲迎娶的是另一个女人,那么我今天又是何种面貌?

  在你体内每个健康的细胞都掌控著各自的活动,这是否就表示每个细胞都有自我?

  在生物学的分类系统中,“属”是由较小单位的“种”组成的①,那么是否每个“种”都代表一个“自我”?

  如果你用最大的信心和智力来问这些问题,并且将它们深植于灵魂深处,并与你的整个存在融为一体,将来的某一天你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你是否曾经直视爱人的双眼,然后深挚地问道:“我的爱,你是谁?”

  不论你们当中是谁回答这个问题,都不会对一般性的回应满意。

  “我的爱,你是谁?竟能够来到我的生命中,与我同甘共苦,视我的生死如同自己的生死?你是谁?为何你的“自我”已成为我的“自我”?我的爱,为何你不是一滴露珠、一只蝴蝶、一只鸟或一棵松树?”

  千万别被这些诗情画意的景象所迷惑。你必须用整个身心、整个生命来追问并回答这些问题。

  有一天,你甚至不得不以同样的方式来询问你最痛恨的人:“你到底是谁?竟带给我生命如此巨大的痛苦,让我感受到这么多的愤怒与憎恨?你是这因果循环锁炼中的一部分吗?是在这人生路上冶炼我的烈火吗?”

  换句话说,“你就是我自己吗?”你不得不变成那个人。你必须与他(她)合而为一,忧其所忧,苦其所苦,乐其所乐。那个人与你不可能划分为“二”,你的“自我”跟他的自我不可分离。你就是那个人,如同你是你所爱的人,如同你是你自己。

  请不断地禅观下去,直到你在最残酷不仁的政治领袖身上、在受到最恐怖刑求的犯人身上、在最富有的人身上、在饥饿瘦弱得不成人形的孩童身上看到自己。

  请不断地禅观,直到你在公车上、在地铁里、在集中营里、在田里劳动的人群身上发现自己的存在:直到你在一片树叶、一只毛虫、一滴露珠和一道阳光中领悟自身的存在。

  请不断地禅观,直到你能在一粒微尘中和最遥远辽阔的银河中看见自己。

  慈、悲、喜、舍,是谛观万物相互依存的成果

  当你继续不断地修练,觉悟之花会在心中绽放,还有慈悲、宽容、喜悦和放下的花朵也会跟著绽放。你之所以能够放下,是因为你不需要为自己保有任何东西,你不再是需要千方百计加以保护的脆弱和微渺的“自我”。

  既然他人的快乐就是你的快乐,如今你已是喜乐盈满,因为心中没有嫉妒或自私。不执著于妄见与偏见的你,内心充满宽容。你的慈悲之门是敞开的,并且为众生的苦难感同身受。于是,你用尽一切方法来减轻这些苦难。

  这四种善德称为四无量心:慈、悲、喜、舍。这是谛观万物相互依存的成果。具备四无量心,代表你是走在正道上,并且能在修行路上引导他人。

  当觉知的瞬间,生命会以不可思议的实相呈现

  现在你身在何处,我的好友?

  是在田野里、森林中、山上、军营里、工厂里、书桌旁、医院里,或是在狱中?

  无论你身在何处,让我们一起练习呼吸,并让观照的太阳进入内心。让我们就从这一呼一吸和这一念觉知谈起吧。

  人生究竟是一种幻影、一场梦,还是一个奇妙的实相,全部取决于我们的觉悟和正念。

  觉知是一种奇迹。当觉照之光燃亮的那一刻,光明会将黑暗一扫而空:同样地,当观照的太阳开始照耀的瞬间,生命也会以不可思议的实相呈现。

  我有一位诗人朋友被送到越南一处偏远丛林的劳改营接受改造。被拘禁在那儿的四年期间,他以禅修保持内心平静。当他被释放后,整个人内在清明如一把利剑。他明白这四年时光并没有被糟蹋:相反地,他已经在禅修中“再教育”了自己。

  当我写下这些句子时,我是在写一封情书。希望我所认识与不认识的弟兄姊妹们,都能够读到这些话语,不论你们处于何等无助的悲惨环境,都可因此恢复力量和勇气。

  没有在困境中寻求平静的经验,就永远不可能明白平静最真实的意涵

  十五年前,我在一个纸灯罩上写了四个中国字——欲静则静,意思是:“若你渴望平静,平静就与你同在。”几年後,我有机会在新加坡实践这些话。

  我跟几位朋友组织了一个专门帮助困在暹罗湾的越南难民的计划,叫做“血流肠破(Man Chay Ruot Mem)”。

  当时人们都还不知道“船民”的悲惨境遇,而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政府都不允许他们登岸。所以,我们便雇了两艘大船里普达和罗兰号,到公海上去载运这些难民:另外两艘小船西贡二OOO号和黑标号,则负责接驳与运送食物和补给品。我们计画利用两艘大船载满难民,然後将他们运送到澳洲和关岛。

  我们必须秘密进行这件事,因为当时大多数的政府都不愿承认有船民这个问题存在:我们知道,如果被他们发现,整个计画会受到很大的刁难。

  不幸的是,当我们从两艘小船上救出了近八百位难民後,就被新加坡政府发现。到了凌晨两点,新加坡警察将我的住所团团包围。由两位警员前後包抄,其他人则一涌而上,当场没收我的护照和签证,并命令我在二十四小时之内离境。

  当时有八百个人在那两艘大船上,我们必须想办法把他们安全运送到澳洲或关岛。而西贡二OO号和黑标号这两艘小船都被限制离开码头,因而无法将食物和水载送给里普达和罗兰号大船上的难民。如果我们能送食物过去,大船就会有足够的燃料驶抵澳洲。

  那天风大浪急,海象极差,我们很担心船只的安危,结果还漂离了岸边,但是马来西亚政府却不准它进人马国的水域。我企图申请入境许可,打算先进入某个邻近的国家,再继续策划拯救难民行动,但是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尼都不发给我入境签证。

  虽然我人在陆地上,但是实际处境却犹如漂流海上,我发现自己的命运与那八百名船民同体一命。

  在那种窒碍难行的窘迫处境下,我决定自己必须禅观“欲静则静”。我很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很平静,不再害怕或忧虑任何事情。

  我并不只是无忧无虑,而是一种真正的心灵平静。在那种心境下,我得以克服困难的处境。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在那二十四小时期间的静坐的分分秒秒、那一呼一吸和那充满正念的每一脚步。

  我们在短短二十四小时内面临的问题似乎庞杂得无法解决。纵使有长长一生的时间,还是有许多人会抱怨时间不敷使用。在稍纵即逝的二十四小时内,又怎么可能做完这么多事?

  当我直接面对问题时,成功已在眼前。我发愿,如果不能在当下获得内在的平静,自己就永远也得不到平静。如果我无法在面临危急关头保持心灵平静,那么平日安逸环境中获得的那份平静就不算真正的平静。

  如果缺乏在艰苦困境中寻求平静的经验,我永远都不可能明白平静最真实的意涵。通过禅观“欲静则静”,使我得以面对人生中接踵而至的各种问题,而那正是当时最迫切需要的东西。

  若你当下并非活在平静中,将来也永远办不到

  平静只存在于当下。

  如果我说:“待我完成这件事后,就能自由自在活在平静中了。”“这件事”是什么?一张文凭、一件工作、一幢房子或还清贷款?如果你这么想,平静永远不会到来。

  眼前的“这件事”完成後,永远都会有另一件事出现。如果你当下并非活在平静中,将来也永远办不到。如果真心想要得到平静,现在就必须处于平静中,否则,这只是抱著“平静终有一日能到来”的希望而已。

  我的诗人朋友并没等到从劳改营里被释放後,才学习活在平静中。他并不知道自己在那儿只待了四年(许多人待了十年或更长的时间)。他禅修的主题也类似“欲静则静”。

  我们需要坐下来,找出适合自己的修行法门,这样才能生活在平静和快乐中。并非需要经过长久修行才能得到平静,最重要的是你的愿力和决心。如果你的决心够坚定,那么成果往往立竿见影。你可以透过一呼一吸、每一步伐、每一微笑,或者透过谛“观”、谛听或谛“受”,直到与平静融为一体。

  我们的力量并非在于武器、金钱或武力,而在于心灵的平静

  如果地球是你的身体,那你定能感受到目前这身子有许多部位正在受苦。

  战争、压迫和饥荒在世界各地无情肆虐。许多孩子因营养不良而双目失明,他们在垃圾堆中翻寻东西,只为了能找到些微餬口的食物。许多成年人在监狱中绝望煎熬地死去。有人因反抗暴力而遭杀害。人类所拥有的核子武器、足以摧毁地球,但我们却仍不断制造更多的武器。

  如果我们觉察到地球所遭受的这些危机,又怎能独自隐居于森林或者躲在自己家中静坐呢?

  我们寻求的平静不可能只是个人的享受。我们必须找到一种内在的平静,能让我们与受苦的人融为一体,并且愿意帮助这些遭受苦难的弟兄姊妹们:也就是说,帮助我们自己。

  我知道有许多年轻人明白这世界的实际状况,并且内心充满热诚,他们不愿意隐身于粉饰太平的世界,于是投入改革社会的志业。他们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参与之後,往往变得心灰意冷。

  为什么?

  那是因为他们缺乏深刻的内在平静,那种能终生伴随著他们的行动,永远不会丧失的平静。我们的力量并非在于武器、金钱或武力,而在于内在的平静。这份平静使我们坚不可摧。在关心那些我们所爱和想要保护的人时,我们必须拥有平静的心灵。

  我在许许多多人身上发现这份平静,他们将毕生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用于照顾弱势者,在人间处处浇灌慈悲和理解的大树。他们各有不同的宗教和文化背景。我不知道他们如何获致内在的平静,但是我在他们身上见到这份平静的光芒。

  你如果仔细观察,我相信你必然也能看出这个特质。这份平静不会将你和世界隔开,相反地,它会带领你进入世界,并赋予你力量去承担想要致力的一切事情——为了追求社会公义、拉近贫富差距、停止武力竞争、对抗歧视而奋斗,在人间播下更多互相了解、和谐与慈悲的种子。

  不论为什么目标而奋斗,都需要决心和耐心。如果缺少内在的平静,这份决心迟早会溃散。那些以致力社会运动为职志的人,尤其需要在日常生活中时时刻刻修习正念。

  慈悲的人会在众生身上看见自己

  平静和慈悲总是伴随著理解和无分别。当我们起分别心时,就会带著批判的眼光面对事物。如果以慈悲之眼看待世情,就能清楚地看到万物的实相。

  慈悲的人会在众生身上看见自己。

  如果能够从不同的观点来看待实相,就能克服各种有所分别的成见,并在面对任何情境时,都能表现慈悲的作为。这才是“和解”最重要的内涵。

  所谓和解,并非表示签定口是心非和残酷不仁的协定。和解反对任何形式的野心,不偏袒任何一方。大部分的人在遭遇冲突时都会想采取立场。我们根据所接收到各种以偏盖全的证据,或是宣传口号和道听途说来分辨对错。为了采取行动,我们需要愤慨,但是单凭愤慨是不够的,即使是正义或合法的愤慨。

  这个世界不乏愿意献身于行动的人,但是我们需要的却是有能力去爱的人,他们没有偏见,愿意如母鸭展开双翅拥抱小鸭般去拥抱实相的全貌。

  禅观万物相互依存、相互缘起,是得到这种证悟的一种方法。当我们达到这个境界,分别心即消失,实相也不再被概念化的利剑切割得支离破碎。善与恶之间的界线就会泯除,手段与目的也会合而为一了。

  我们必须不断禅观,直到能把那些在乌干达或衣索比亚因饥荒而骨瘦如柴的孩童,视同自己的亲生孩子,能够视众生的饥饿与病痛如同己受。到那时,我们才能实现无分别、实现真正的爱。

  《法华经》②说,观世音菩萨具有以慈悲之眼观看众生的能力。因此,当我们见到某人能够以慈悲之眼看待众生时,就明白他们是观世音菩萨的示现。

  当我们禅观第一圣谛(苦谛)③时,观世音菩萨就在我们身上显现。当我们祈求观音菩萨救苦救难,甚至在开口祈求前,观世音菩萨就已经现前。

  凝视你的手,就能契入无始无终的实相

  我有位艺术家朋友已经远离家乡近四十年。他告诉我,每当他想念母亲时,就会看著自己的手,这样心情就会好一些。

  他母亲是个传统越南妇女,只认识几个中国字,从来没学过西方哲学或科学。在他离开越南前,母亲拉著他的手告诉他:“我的孩子,当你想念我时,记得看著自己的手,你就会马上看见我。”

  这些简单而真诚的话语是多么有力呀!这四十年来,他已经无数次地凝视著自己的手了。

  他与母亲之间的连系,并不只表现在遗传上的神似,她的精神、希望和生命也在他身上显现。我知道这位朋友在禅修,但不知他是否选择“凝视你自己的手”来做为参公案的主题。

  禅观这个主题能让他的修行提升不少。他能经由凝视自己的手,深刻融入无始无终的实相。他将能看清自己生前与死后的千万世代,实际上都是他自己。回溯无法记忆的远古直到现在,他的生命从未中断过,他的手也一直在那儿,是一个无始无终的实相。

  他能够认出自己五亿年前和五亿年後的“真实面貌”。他不仅沿著时间之流的生命进化树开枝散叶,还存在于万物相互依存的复杂关系网络中。因此,他身体里的每个细胞也都跟他一样,从生死的束缚中解脱。

  在这个例子里,参详“凝视你自己的手”这则公案,就会比白隐禅师提出“只手之声”④的公案,更能有深刻的体悟。

  去年夏天,侄女从美国来看探访我,我给她“凝视你的手”当做禅宗公案让她参究,并且告诉她,在道场旁山丘上的每一颗小卵石、每一片叶子、每一只毛虫,都会呈现在她手中。

  生与死不过是想像出来的东西,没有什么了不得的

  几年前,有个亲政府的团体在胡志明市散播谣言,说我已经死于心脏病。这个消息在越南引发一阵混乱。有位比丘尼写信告诉我,当消息传到她的村庄时,她正在给一群见习沙弥尼上课,顿时整个教室的气氛非常沈重,有位沙弥尼还昏倒了。

  我因为参与和平运动而流亡海外二十多年,并不认识这位尼师或目前当代的越南比丘或比丘尼。然而,生与死不过是想像出来的东西,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你为何要哭泣呢,我的姊妹?

  你正在研习佛法,做我正在做的事呀,所以,如果你存在的话,那么我也存在。凡是不存在的事物就无法存在,而存在的也不可能停止存在。你了悟这层道理了吗,我的姊妹?

  如果我们无法使微尘从“存在”变成“不存在”的过程,又怎么可能使一个人由存在变成不存在呢?世上有许多人为了争取和平、人权、自由和社会公义而被杀害,但是没有人能够摧毁他们,他们依然长存人间。

  我的姊妹,难道你认为耶稣基督、甘地⑤、拉马布拉克⑥和金恩⑦是“死去的人”吗?

  不,他们依旧活在世间。我们就是他们。我们身上的每个细胞都承载著他们。

  如果你再听到这类新闻,请一笑置之。安详的微笑将证明你已获得不凡的领悟和勇气。佛法与全人类都期盼这会心的微笑。

  当你呼吸的时候,也是为所有的人呼吸

  我有位从事研究的科学家朋友,目前正指导许多博士班候选人做研究论文。他希望做任何事都能以科学的方式进行,但他又是一个诗人,结果他经常就不是那么“科学”。

  去年冬天,他经历了一场巨大的精神危机。我听说之後,就送了他一幅画,那是在平缓如镜的水面上卷起一片波浪。在这幅画下面,我写道:“波浪永远是波浪,但是同时也是水的一部分。当你呼吸的时候,也是为所有的人呼吸。”

  当我写下这些句子时,我与他一块儿泅泳,帮助他度过生命中艰困的时刻;值得庆幸的是,那句子帮助了我们两个人。

  大部分的人把自己视为起伏的波浪,而忘记他们同时也是水。他们习惯于活在生死流转之中,而忘记了生命的不生不灭。波浪同时也是水的一部分,我们也同样过著不生不灭的生活。我们只需要知晓自己过著不生不灭的生活就可以了。

  一切尽在“知晓”这个字。知晓即是了悟。了悟即是正念。

  禅修所做的一切努力皆在唤醒我们,让我们明白唯一重要的是:生死永远无法以任何方式触碰我们。

  注释

  ①在生物学上的基本分类层级是:界、门、纲、目、科、属、种。

  ②《法华经》(Lotus Sutra):全名《妙法莲华经》,大乘佛教经典之一,共有二十八品。妙法,意为所说教法微妙无上:莲华经,比喻经典的洁白完美。

  ③四圣谛即苦、集、灭、道,又称四谛或四真谛。大体上,四谛是佛教用以解释宇宙现象的“十二缘起说”的归纳,是原始佛教教义的大纲,乃佛陀最初的说法内容。

  苦谛即关于生死实是苦的真谛:集谛即关于世间人生诸苦的生起及其根源的真谛:灭谛即关于灭尽苦、集的真谛:道谛即关于八正道的真谛。

  ④只手之声:又作“只手音声”,是日本临济宗白隐禅师所创的公案。两掌相拍,自然发声,为感官上的耳朵所能听闻:如果只举起一只手,无声无响,若非跳脱感官层次,以“心耳”来感悟,不可得闻其中的意涵。白隐禅师以之引导参禅者远离感官上的见闻觉知,不以思量分别而影响心灵纯净的感知,直入无分别的心境。

  ⑤甘地(Mahatma Gandhi,1869~1948):印度民族独立运动的著名领导人。印度人尊称他为“玛哈特玛”(Mahatma),意为“伟大的魂”,通常译为“圣雄”。他在英国统治印度期间,发起以和平方式进行的“不合作运动”(Non Cooperation Move-ment),以和平的方式对抗英国的殖民政策,受到广大的响应。甘地在1948年遭到极端份子的暗杀。

  ⑥拉马布拉克(Grigoris Lambrakis):希腊自由主义者、和平运动改革家,在1963年被官方雇用的刺客所杀。

  ⑦金恩(1929~1968):美国黑人民权领袖。1963年,金恩博士在华盛顿林肯纪念馆前广场聚集了二十五万名群众,并发表他著名的演说:“我有一个萝”(I have a dream),这次集会所产生的与论压力,终于迫使美国国会在翌年通过民权法案,宣布种族隔离和歧视政策为非法。1964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1968年遭到枪杀。

  让你的心专注于当下的每一刻,即是禅定的基础。

  任何对象都有能带来觉醒;但是它若只是某种诉诸理性思惟的产物,就不太可能产生什么结果。

  请不断地禅观下去,直到你在最残酷不仁的政治领袖身上、在受到最恐怖刑求的犯人身上、在最富有的人身上、在饥饿瘦弱得不成人形的孩童身上看到自己。

  人生究竟是一种幻影、一场萝,还是一个奇妙的实相,全部取决于我们的觉悟和正念。

  如果我们无法在面临危急关头保持心灵平静,那么平日安逸环境中获得的那份平静就不算真正的平静。

  并非需要经过长久修行才能得到平静,最重要的是你的愿力和决心。  当我们见到某人能够以慈悲之眼看待众生时,就明白他们是观世音菩萨的示现。

  这个世界不乏愿意献身于行动的人,但是我们需要的却是有能力去爱的人,他们没有偏见,愿意如母鸭展开双翅拥抱小鸭般去拥抱实相的全貌。

  他能经由凝视自己的手,深刻融入无始无终的实相。他将能看清楚自己生前与死后的千万世代,实际上都是他自己。

标签:
分享到:

佛教万年历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