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一章:日常生活中的正念

2012年11月27日 17:34  金百利娱乐场佛学

  昨天,艾伦带着他的儿子乔伊来看我。乔伊长得真快!他已经7岁了,说得一口流昨的英语和法语,甚至夹杂着一些从街上学来的俚语。在法国抚养孩子的方式和我们家乡越南非常不一样。在这里,父母们相信“自戕对孩子的发展是必要的:”。在艾伦和我谈话的两个小时里,他必须时时注意乔伊。乔伊在在玩耍,叽叽喳喳地不时打断我们,让我们无未予好好交谈。我纤维板他几本儿童图画书,但他几乎连看都不看,就把书扔到一边,又来打断我们的谈话。他要大人一直看着他。

  后来,乔伊空上外套,跑出去和一个邻居的孩子玩。我问艾伦:“你觉得家庭生活轻松吗?”艾伦没有直接回答。他说,自从安娜出世,他已经几个礼拜没有睡过好觉了。晚上,苏因为大疲惫,总会叫醒他,让他去看看安妹子是不是还好好的。“我起床去看小宝宝,然后再回去睡觉,有时候一个晚上要起来两三次。”

  “家庭科索沃会比当个单身汉来得轻松吗?”我问。艾伦也没有直接回答,但是我明白他的意思。我又问了另一个问题:“很多人说有个家庭就会那么寂寞,也比较有安全感,真的是这样吗?”艾伦点点头,轻声嘀咕些什么,我了解他的意思。

  然后艾伦说:“我发现可以让自己有更多时间的方法。以前,我把时间分割成好几个部分,一部分陪乔伊,一部分陪苏,一部分给安娜,另一部分拿来做家务。剩下的时间是我自己的——我可以读书,写文章,作研究,或者去散散步。

  但是现在,我试着不再去分割时间。我把陪乔伊和共渡的时间,也当作我自己的时间,为乔伊辅导家庭作业时,我想办法把他的时间看做是我自己的:我和他一起做作业,感受他的存在,并且想办法让自己对我们在那段时间里做的事感兴趣。我和苏在一起也是如此。结果,不可思议的是,现在我有了无限的时间给自己。”

  艾伦微笑着说这些话。我很惊讶,我知道这些不是艾伦从任何书本中学来的,而是他在日常生活中自己发现的。

  洗碗就是洗碗

  三十年前,当我还是慈孝增的沙弥时,洗碗可不是一件惬意的差事。结夏安居时,所有比丘都回到寺庙,有时甚至有两百多位,所以煮饭,洗碗的工作,全靠我们两个沙弥。庙里没有肥皂,只有草灰、稻壳、椰子壳,就只有这些。清洗堆积如山的碗盆可真是一件苦差事,特别是在冬天,水冻得像冰一样,人必须在洗碗前先热好一大壶水。

  如今厨房都有洗涤剂,专用的菜瓜布,甚至一开就来热水,洗碗变得轻松多了。人们现在比较能够享受洗碗这件事,任何人都可以很容易地洗好碗,然后坐下来喝杯茶。我可以接受用洗衣机洗衣服,虽然我自己还是用手洗,但是用机器洗碗就有点过了。

  洗碗时,人们就应该只是洗碗,也就是说,洗碗时,应该对“正在洗碗”这个事实保持全然的知觉。乍一看,这似乎有点傻——为什么要强调如此简单的事呢?其实,这正是关键。“我正站在这里洗碗”这个事实,是不可思议的实相。当下,我是完完全全的自己,承受单孔目自己的呼吸,觉照到我的存在,觉照到我的心念与动作。我不会像个被浪花左拍右击的瓶子一般,毫无知觉地被抛来抛去。

  你手中的杯子

  我在美国有一个叫吉姆。佛斯特的密友。八年前我次遇见他时,他在天主教和平联合会工作。去年冬天,吉姆来看我。每次晚饭过后,我通常都会先洗碗,再坐下来和大家喝杯茶。有一天晚上,吉姆问,可不可以让他来洗 。我说:“好,但是如果你要洗 碗,你得知道洗碗的方法。”吉姆说;“得了吧,你以为我不知道怎么洗碗吗?”我回答他:“洗碗的方法有两种,第一种是为了把碗洗干净而洗碗,第二种是为了洗碗而洗碗。”吉姆很高兴地说:“我选第二种,为了洗碗而洗碗。”从那时起,吉姆就知道怎样洗碗了。整整一个,我都把洗碗的“重任”交给他。

  如果洗碗时,我们只想着接下来要喝的那一杯茶,并因此急急忙忙地把碗洗完,就好像它们很令人厌恶似的,那么我们就不是为了洗碗而洗碗。更进一步来说,洗碗时我们并没有活在当下。事实上,我们站在洗碗池边,完全体会不到生命的奇迹。

  如果我们不懂得洗碗,很可能我们也不懂得喝茶:喝茶时,我们会只想着其他事,几乎觉察不到自己手中的这杯茶。就这样,我们被未来吸走了——无法实实在在地活着,甚至连一分钟都做不到。

  吃橘子

  我记得数年前,吉姆和我第一次一起在美国旅行,我们坐在一棵树下,分吃一个橘子。他开始谈论我们将来要做些什么。无论何时,只要我们构想一个吸引人或是令人振奋的计划,吉姆就会深深地陷入其中,以致全然他当下正在做的事。他掰了一瓣橘子放进嘴里,在还没有开始吃之前,又掰好另瓣准备送入口中。他几乎意识不到自己正在橘子。我只好对他说:“你应该把含在嘴里的那瓣橘子吃了。”吉姆这才惊觉自己正在做什么。

  当时的情景就好像他根本不是在吃橘子,如果说他吃下了什么,那是在“吃”他未来的计划。

  一个橘子有很多瓣。如果你懂得好好吃哪怕是一瓣,你大概会懂得好好地吃整个橘子。但是,如果你连其中的一瓣都不会吃,那么你是不懂得吃橘子的。吉姆明白这个道理,他慢慢把手松下来,专注地吃那一瓣已经含在嘴里的橘子。他仔细地咀嚼,然后吞下去,接着才再掰一瓣。

  后来,吉姆因为反战运动入狱,我很担心他能否忍受监狱的四面高墙,于是写了一封简短的信给他:“还记得我们一起分享的那个橘子吗?你在那里的生活就像那个橘子。吃了它,与它合为一体。明天,一切都会过去。”

  日常的正念偈语

  三十多年前,我刚进寺庙时,法师给了我一本宝华山独体禅师写的小书《毗尼日用切要》,让我背下来。那是一本很薄的书,不到四十页,但它收录了所有独体禅师在做任何事务时,用来唤醒自心正念的心法。

  清晨醒来,他生出的第一个心念就是;

  “睡眠始寤,当愿众生,一切智觉,周顾十方”。

  洗手时,他也这样提醒自己保持正念:

  “以手盥掌,当愿众生,得清净手,受持佛法。”

  整本书都是由这样的句子组成,用来帮助初入佛门的修行者安守意念。

  独体禅师以相对简单明了的法,帮助我们这些小沙弥修习《正念经》当中的开示。每一次穿衣、洗碗、如厕、叠被、担水或者刷牙,你都可以照着书的某个偈语来安守自己的意念。

  《正念经》说:

  “行走时,修行者应当觉知到他正在行走;坐下时,修行者应该觉知到他正在坐下;躺下时,修行者应当知到他正在躺下....。。无论身体是何种姿势,修行者都应当对此有所觉知。如此修习,修行者才能观照内身,直入正念,安住其中....。。”

  然而,仅仅对身体姿势保持正念是不够的。我们应当觉知每一次呼吸、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念想与感受,觉知与我们相关的一切。

  但是经文为何要教导这些呢?我们如何才能找到修习下令的最佳时机?如果你整天都在修习正念,怎么会有充足的时间去做所需要做的事,以改变状并建立一个更理想的社会?艾伦如何能够一边打理工作、辅导乔伊的功课、给安娜洗尿布,同时还能修习正念?

标签:
分享到:

佛教万年历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