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生命相约 序

2013年01月29日 15:30  金百利娱乐场佛学 微博

  生命只有当下,修行就在眼前

  时隔多年,我非常高兴看到自己更多的书被翻译成中文出版,并且这次出版的选集中有许多作品都是第一次以中文的形式与读者见面,我的书也是首次这么大规模地在中国出版发行。这对我个人来说,是莫大的荣耀。

  中国是佛教的第二故乡,在 2500多年的传承和发展中,佛教已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中国佛教文化对世界文明有着非常大的贡献。在我的祖国越南,早期我所受到的佛陀教育,就是从中国的文言文开始的,我的第一个佛教课本也是用这种语言写成。自从受戒之后,我从未停止阅读中文经籍。这些年,我坚持做一些翻译的工作,把许多中文经籍翻译成越南文。在我讲课的时候,也常常用到中文。我喜欢中文的优美流畅,意蕴深远,并终生难忘从中国历代宗师那儿受到的启迪和教诲。因此,在这里我要向给予我无限恩惠的中国先师们表达永远的感恩之情。

  我从16岁出家,至今算来已有70年,在经历战争与无数的苦难之后,更加相信自己年轻时的选择,是佛法给予我无穷的力量与强大的时间抗衡,佛法让我变成一个冷静的观察者,它让我能够时刻保持清醒,观察自己以及周围的生命。在我还是一个沙弥的时候,就受到中国近代佛教大德太虚法师人间佛教之理念的激发。那个时期的越南,和太虚法师所处的中国时代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的祖国被卷入战争、暴力、贫困之境地,面对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同胞,作为一名出家人,如果仅仅是安静地修习禅法或者研究律典,而对于周围其他一切无动于衷,那一定不是佛法的真正精神。所以,那个时候的我,开始积极加入到维系和平的活动之中。我和我的师兄们当时要做的,就是把佛教落实到现实生活中去,引导我们的社会朝向正义、自由和慈悲的方向转变。因为心存这样的信念,所以尽管那个时候困难超乎想象,但我们一直坚持到了最后。

  我告诫自己:你必须帮助他们提出一套能够适应我们这个时代的佛教教法和修行方法,它能够与现代科学、民主主义、人道主义、生态学以及社会正义之理念相并而行。

  1982年,我在法国南部建立禅修基地——梅村( Village Des Pruniers),它是信念的一种延续,也可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因为即使在没有战火的年代,人们依然摆脱不了痛苦与悲伤的困扰,人类习惯陷于内心的争斗。这种精神的挣扎远比肉体的磨难要痛苦得多。而只有透彻地理解痛苦的本质,才能真正找到出离痛苦的方法。这些,在佛陀的教义中早已有了答案。我要做的,就是像年轻时一样:提供一套能够适应我们这个时代的佛法教法和修行方法,转化内心的痛苦,疗愈心灵的创伤,让人们真正安享当下的美好。

  在此之后的30年间,我写了很多关于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修习佛法的书籍,像《与生命相约》、《你可以,爱》、《你可以不生气》、《一心走路》等,它们在欧美世界受到普遍的认可,事实上,这也印证了人类精神的困境,是多么迫切地需要通过佛法来完成对心灵苦难的疗救。

  与此同时,我游走于世界各地,在不同的国家举办正念禅修活动,人们通过禅修活动接受有关修行的教导,练习观察和拥抱他们的内心,把痛苦的情绪转化掉,恢复身心内部的平静与和谐。无论是坐禅、行禅还是正念呼吸、行走,这些都是祛除烦恼,让内心获得平静的基本练习,通过拥抱、转化的过程,最终达到解脱,回归到真实而安详的生命状态当中。

  我希望有更多的机会能与中国的朋友们交流和学习,让更多的人参与到静修活动中。非常感谢北京紫图图书公司对这次出版事宜的协助与支持,让更多的人可以接触到佛法,我想,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这都是令人欣喜的事情。十几年前,我曾经朝拜过中国的一些佛教圣地,拜访过许多德高望重的佛教宗师,他们的智慧和学识给了我很宝贵的启示。未来,也希望与中国的法师们有更多的对话机会。

  一行禅师

  2010年 8月于法国梅村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换一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给本文挑错 电话:4006900000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