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之爱

2013年01月29日 17:19  金百利娱乐场佛学 微博

  人生若只如初见

  那位年轻的比丘尼和我静静地吃了晚饭,之后我们喝着茶,彼此安静地谈话。她告诉我她是怎样成为一位比丘尼的、进顺化佛学院以前在何处修行,以及目前她正在研究什么。她还是垂着眼睛,只有当我问她问题时才抬起来。她看起来就像观音——宁静、慈悲、美丽。我不时地看看她,但是时间都不长。如果她看到我那样看着她,那是很不礼貌的。 10或 15分钟之后,我道了请原谅,然后去佛堂打坐诵经。

  第二天清晨,我又去佛堂打坐诵经,几分钟后,我听到她的声音在我旁边响起。诵完经后,我们离开佛堂,早饭前我们又谈了一会儿话。那天上午,她去看望家里人,我独自一人留在寺院里。下午,我去村里帮年轻人排戏。当我回来时,登上台阶,我看到她又站在寺前,眺望着山坡上的茶园。我们一起吃了晚饭,之后我给她读了几首我的诗作,然后我回到了房间,一个人读诗。日子与以前没有什么不同,但我却明白了自己心中的那种情绪——我知道我爱上了她。我只想同她在一起——坐在她旁边,看她。

  那天夜里我几乎没睡着。第二天清晨打坐诵经之后,我提议去厨房烤火。天很冷,她同意了。我们每人一杯茶,我想方设法使她明白我爱上了她。我讲了很多事情,但却不能直接说。我谈论着其他的事情,希望她明白。她慈悲地、专心地倾听着,未了,她轻轻地说:“你说的话我一句也不懂。 ”

  但是第二天,她告诉我她懂了。爱对于我是不容易的,对她则更为困难。我的爱像一场风暴,她被击中了,被风暴席卷而去。她曾试图抵抗,但是没有成功,最后她接受了它。我们两个都需要悲悯。我们很年轻,但却要被风暴卷走了。我们有作为出家人的最深沉的愿望——继续我们珍爱已久的事业,然而我们却被爱俘虏了。

  那天夜里我写了一首诗:

  春天缓缓地、安静地来了,

  一任冬天缓缓地、安静地离开。

  今天下午的山色呵,

  抹上了淡淡的乡愁。

  可怕的战争呵,

  留下了它伤痛的足迹——

  无数生离死别的花瓣,

  洁白的、淡紫的,

  飘落满地。

  悄然地,心灵深处的伤口裂开了,

  殷红的血,

  流淌着离情别恨。

  春之美挡住了我前进的步履,

  怎样才能找到另一条上山的路?

  我是这样地痛苦,

  我的灵魂冻僵了,

  我的心颤抖得像脆弱的琵琶弦,

  遗失在一个暴风雨的夜晚。

  是的,春来了,春真的来了,

  但,我分明地已听到了伤悼之音。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就在群鸟的婉转啼鸣中。

  晨雾已经升起,

  春风咏叹着我的爱与绝望,

  世界如此地冷漠,为什么?

  我孤身来到这个港湾,

  现在,又孤身离去。

  回家之路有千万条,

  它们都在寂默之中召唤着我。

  我的心,却在哀恳地呼唤着上苍。

  春,已经来了,

  来到人间的每个角落。

  可是它的歌声呵,

  却充满着,无尽的离情。

  为了安慰自己,我写下了这首诗。作为出家人,我们怎么能继续维持这份珍贵的爱情呢?

  出家人通常是不讲这种故事的。但我想这样做也有必要。否则,当年轻一代被爱击中时,他们怎么知道该怎么做?作为出家人,人们都认为你不会坠入爱河,但有时候,爱情的力量比你的决心更强大。因此,这是一个关于戒律、正念、僧团、菩提心和自我完善的故事。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换一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给本文挑错 电话:4006900000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