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很关键的信

2013年02月04日 16:16  金百利娱乐场佛学 微博

  如果你已经受过爱语谛听的训练,就可与对方直接沟通以解决彼此的冲突。但是如果你还未确定有足够的平静、沈稳与慈悲,能维持心中的清新、爱与宁静,就可以试着写信。写信是个很重要的练习,因为即使你有很好的动机,但是修行不够札实,还是有可能因别人而恼羞成怒,无法作出好的回应,而破坏大好的机会。所以,写信是比较安全又简单的沟通方式。

  写信时,你可以担城面对对方,告诉她(他)曾做了什么让你痛苦、伤心,写下你所有的感觉。这时要练习保持冷静,以比较温和的语言,用爱与善意把心中的话写下来。试着以对话的方式书写,你可以这么写:“亲爱的!或许我只是自己错误认知的受害者,我在此所写的可能未反应出事实的真相。但这是我真实的体验,也是内心真正的感受,如果我所写的任何错误,就让我们一起坐下来,好好地把整件事看清楚,一起厘清我们之间的误会吧!”

  在佛教的传统中,当法师要传法给请法者时,他们总是以团体的角度出发,我并不是说这角度一定完美,但这是他们能采取的最好方式。闻法者会从法师的开示中听到这样的话:“当我们如此教导时,我们明白可能有些事自己不完全了解,在你身上也许还有些正面积极的特质,我们还未看见,僧团也可能还有些错误的知见。”当你写信给对方时,也该如此写:“如果你认为我的看法错误,请纠正我。”用爱语写下这封信。如果其中有句话写得不太好,可试着换较婉转的句子。

  在这封信中,必须让对方感受到我们真的了解他的痛苦:“亲爱的!我知道你已经吃了很多苦,也知道你不该为所有的痛苦负责。”由于你已练习深入地观照,也发现造成对方痛苦的根源与起因,现在就能与他分享心得。你也可以告诉他你所受的痛苦,并让他知道你已明白为何过去他会有这样的言行。

  花一、两星期,甚至三星期把信写完,这是封很重要的信,比我写第四集的越南佛教史,或写关于一行禅师与汤姆斯·莫顿的书都来得重要。它攸关你的幸福,花在它的时间比花一、两年写完博士论文还要重要,论文绝对没有比它重要,它是能让你突破障碍,与对方重建沟通的最好方法。

  当写这封信时,你并不孤单,师兄、师姊们会像阳光般温暖你,帮助你完成,你需要的支持就在身边与团体中。如果完成一本书,一般都会先请朋友与专家提供宝贵的意见,同样地,同修的朋友都是专家,他们都修习了谛听、深入观照与爱语。

  对所爱的人而言,你就是最好的医生、咨商师,所以要先把信拿给别人看,让朋友看看你的语气是否温柔、冷静,对事情的观照是否深刻。之后,你可以再拿给另一个看,直到你觉得这封信真的能让所爱的人内心获得转化与治疗。

  你愿意放多少时间、精力与爱在这封信上呢?有谁能拒绝帮助你去做如此重要的事?你写信的对象是个你如此在乎的人,能重建与他之间的沟通,对你实在太重要了。这人可能是你的父母、母亲、女儿或伴侣,他或许现在就坐在你身边。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换一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给本文挑错 电话:4006900000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