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底峡对后弘期的影响

2013年07月01日 17:42  金百利娱乐场佛学 微博

  藏传佛教11:阿底峡对后弘期的影响

  西元一○四二年阿底峡入藏即已被视为佛教再兴的先兆,而后世又推崇其为“佛尊”,视如佛陀一般。可见其在佛教徒心目中至高的地位。阿底峡非常强调显宗密教的同等重要,尤其特别重视宣传皈依三宝,阐明业果。对显密经典精辟的开解,对律学重要性的分析,都使闻法者惊叹不已,一时会聚了许多藏族僧侣的精英皈依门下。再加上《菩提道灯论》、《入二谛论》、《中观教授论》等共约三十种佛教论著问世,更使他称为西藏佛教“后弘期”最著名的代表。由于阿底峡以及留在雪域藏族僧侣的不懈努力,从此藏传佛教实现了教理系

  统化和修持规范化,步上了“上路弘法”,也开始进入百花齐放,教派争鸣的“后弘期”。西元一○五四年阿底峡逝世于拉萨西南的聂塘。古格王朝的国王孜德(绛曲沃的侄子)于西元一○七○年(火龙年)在托林寺举办了纪念阿底峡的法会,称“火龙年法会”。藏区法师、译师及印度僧人参加者众多,可谓名人荟萃,规模宏大。他们讲经说法,各抒己见,充分显示了佛教的复甦与壮大,是佛教中兴的明确标志。会后又有不少人去克什米尔、印度留学,都成为卓越的译经大师。也有七、八十位印度僧侣受聘来藏,各地寺院更如雨后春笋般地新兴起来。

分享到:

相关专题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给本文挑错 电话:4006900000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