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

2013年10月23日 17:10  金百利娱乐场佛学 微博

  文/一行禅师

  离开释迎国,佛陀进入了北部的憍萨罗。他有一佰二十名比丘同行,其中包括很多贵族背景的年青人。他们在未罗族的阿奴毗耶城附近一个园林歇息。与佛陀伴行的,有舍利弗尊者、迦鹿荼离、难陀和学僧罗睺罗。

  佛陀离开迦毗罗卫国不到一个月,释迦族一富有人家的两个儿子,都欲受戒为比丘。他们叫摩男拘利和阿耨楼陀。他们拥有三大豪宅,供三个季节之用。最初是摩男拘利希望追随几个比丘出家为僧。但当他知道弟弟也有此意,他便改变初衷。因为摩男枸利家里只得两个儿子,他认为全去出家有点不对。于是,他便宁愿弟弟得偿所愿,让他去向母亲请准。

  但当阿耨楼陀禀请母亲时,他母亲大力反对:“我一生人的快乐就在儿子身上。我绝对不能忍受你出家的。”

  阿耨楼陀提醒母亲当时出家的贵族大有人在。他又告诉母亲,修行不只能令那出家的人平和快乐,更可使家庭社会都融洽。因为阿耨楼陀曾在尼拘律园参加过多次佛陀的法会,所以他能言善辩的给母亲说。最后,他的母亲说:“很好,我就让你去吧。但有一个条件你要先做到,那就是要你的好朋友巴帝耶也同意跟你一起当比丘。”

  他母亲十分肯定巴帝耶是不会愿意当比丘的。他在朝庭里任职高位。他的权位和名望都是一般人很难舍弃的,更何况是为了过那种清贫的比丘生涯。但阿耨楼陀绝没有浪费时间。他立刻往找他的朋友。巴帝耶是北方数个省份的总督,有很多军队在他统领之下,他自己的王宫也守卫森严。他的办公总部更是不停有重要人等进出。

  巴帝耶以阿耨楼陀为贵宾接待。

  阿耨楼陀告诉他说:“我想出家追随佛陀为比丘,但你却是我不能这样做的原因。”

  巴帝大笑起来,“你在说什么?我那有阻止你当比丘?如果可以的话,我只会尽量成全你。”

  阿耨楼陀于是申明他的处境。最后,他说:“你刚才说你愿意成全我。唯一的办法就是你也当比丘去。”

  巴帝耶觉得被难倒。他并非对佛陀醒觉之道不动心,其实他早已对比丘的生活向往,只是暂时没有可能罢了。他答道:“七年后,我便会当比丘,你等着吧。”

  “七年的时间太长了。都不知我那时还活着没有。”

  巴帝耶又大声笑起来。“你为何这样悲观?好吧,就给我三年,那时我一定会去当比丘。”

  “就是三年时间都太难耐了。”

  好吧,那七个月吧。我需要时间安排家里的一切,又要找人代替我处理政务。”

  “为何一个准备出家的人,需要那么多时间打点一切呢?一个比丘应该可以随时放下一切去修行自由解脱之道。等得越久便越容易使自己改变主意。”

  “好了,好了,我的朋友。给我七天才与你出家吧。”

  喜出望外,阿耨楼陀回家告诉母亲。她做梦也想不到巴帝那总督竟然这么容易放弃自己的权势高位。她突然感到解脱之道的力量,而较以前更能够接受儿子出家。

  阿耨楼陀更怂恿他怕几个好朋友加入他的行列。他们是薄功、金毗罗、提婆达多和阿难陀。他们全都是王族血统的公子。他们约好一天,在提婆达多的家里集合,出发寻找佛陀。除了阿难陀是十八岁之外,他们全都己届成年。但阿难陀早已获得父亲的允许,让他踪随兄长提婆达多。他们六人乘坐马车来到近憍萨罗的边境,因为他们听说佛陀正在阿奴毗耶附近。

  阿耨楼陀提议大家在过境前杷身上的饰物全部脱下来。他们将项链、戒指、手环等全裹在一件斗篷内,并同意找个穷苦人送了给他。他们留意到路旁有间小型理发店,由一个与他们年纪相若的男子掌管着。他虽然衣着简陋,但样貌端好。阿耨楼陀进内请教他的名字。

  那年青理发师答道:“优婆离。”

  阿耨楼陀问优婆离可否指引他们越过边境。优婆离很乐意亲自带领他们。分手时,他们把所有的珠宝都送给他。阿耨楼陀说道

  “优婆离,我们欲追随佛陀为比丘。这些珠宝对我们没用的了。我们想把它送给你。这些应该足够让你下半生过得安枕无忧。”

  几位公子与优婆离道别后,便越过了边境。当这个年青理发匠把包裹打开,他被闪闪生光的宝石吓倒了。他来自社会的最低阶层,从来都没拥有过一两全或一枚小小的戒指。现在他眼前的,却是整包的珠宝。但他并不觉得高兴,反而感到慌张起来。他双手紧抱这包宝石。他一向以来的安全感觉全然消失。他知道很多人是怕得到这些东西而动杀机的。

  优婆离细心反省。那些王族公子都宁舍名位财富以能成为比丘,他们肯定是明白到名位财富所带来的,只是危险与负累。一念间,他也想放下这包珠宝,跟着这些公子去寻找真正的平和喜悦与解脱。再没有丝毫的考虑,他便将包裹挂到树枝上,由得第一个路过的人拿去。他自己越过边界,很快便赶上几位王孙公子。

  看见优婆离从后走上来,提婆达多很奇怪的问道:“优婆离,你为何跟上来?我们给你的珠宝在那里?”

  优婆离喘着气,解释说他已把珠宝留给第一个过路人,并表示他对财物不感兴趣,因而希望加入他们的行列,在佛陀的教导下成为比丘。

  提婆达多笑起来。“你想成为比丘?但你只是……”

  阿耨楼陀把提婆达多的话打断。“很好!很好!我们很高兴你的加入。佛陀一向的教导,是僧伽如大海,比丘则是所有流入大海而与之合一的河川。虽然我们出自不同的阶级,但加入僧团后,我们便是没有任何界线划分的兄弟了。”

  巴帝耶伸手与优婆离握手。他自我介绍为释迦国北部前总督,又把其他的公子介绍优婆离认识。他们互相行过见面礼,便七个人一起继续行程。

  他们第二天便到达阿奴毗耶,又获悉佛陀正住在城东北两里外一个森林。于是他们直往森林拜会佛陀。巴帝耶作众人的代表,向佛陀道明来意。佛陀首肯接纳他们为比丘。巴帝耶还表示:“我们希里你可以先替优婆离剃度,好让我们先礼他为师兄,以铲除我们之间的所有虚慢和芥蒂。”

  佛陀也就先替优婆离授戒。因为阿难陀还只有十八岁,他便只好被授沙弥戒,待他满二十岁才受具足戒。现在,除了罗睺罗,僧团里最年轻的比丘就是阿难陀了。罗睺罗当然十分高兴见到阿难陀。

  受戒后仅三天,他们便随佛陀和众比丘前往毗舍离。他们在那里的摩诃婆提园林住了三天。跟着,他们行了十日才到达王舍城的竹林精舍。

  迦叶、目犍连和憍陈如三位尊者与竹林精舍的六百比丘都很高兴再见到佛陀。频婆娑罗王知道佛陀已回来,更立刻前来做访。竹林精舍的气氛充满欢乐。雨季快将来临,憍陈如和迦叶尊者都已作好安居的准备。这是佛陀证道后第三次的安居。第一次是在鹿野苑,第二次在竹林精舍。

  巴帝耶在从政之前,曾经全心全意的研究精神生活的学问。现在来到竹林精舍,在迦叶的教导下,他精进专注的修行,把全部时间都用于禅修。他宁可睡在树底而不睡在房子里。一晚,他在树下禅坐时,亲身体验到从未经验过的大喜悦。他不其然地高声赞叹:“啊,喜乐!啊,喜乐!”

  一个在附近的比丘听到他的高叫,便于翌日早晨报告佛陀。“世尊,我昨晚禅坐时,听到巴帝耶比丘高呼‘啊,喜乐!啊,喜乐!’。他有可能仍然记挂着他昔日的名位财富,所以我向你报告。”

  佛陀只是点头。

  午食之后,佛陀作了开示。接着,他请巴帝耶出来,在僧众和在家众前问他:“巴帝耶,你昨晚深夜禅坐时,是否高呼‘啊,喜乐!啊,喜乐!’”

  巴帝耶合掌答道:“师傅,我昨夜的确有这样高声呼唤。”

  “你可以告诉我们你的原因吗?”

  “世尊,昔日我为总督,生活在名利权势之中。我到那里都有四个士兵保护左右。我的宫中日夜有守卫巡逻。但我始终未有一刻觉得安全。我时刻都感到担忧和畏惧。现在却不同了。我可以自由在森林里坐卧,而全无一点恐惧。相反地,我只觉轻松平和,并感到前所未有的愉悦。师傅,过了比丘的生活,使我再不觉得有任何放不下的人和物。这给我带来无限的喜乐和满足。我现在就像森林里自由奔放的一只鹿。昨晚在禅坐时,这种体悟使我高呼‘啊,喜乐!啊,喜乐!’。请原谅我给你和众比丘的骚扰。”

  佛陀在众人之前称赞巴帝耶。“这好极了,巴帝耶。你已在自足和断执的修行上跨了一大步。你所感受到的安乐,是诸天人神都向往的。”

  在安居期间,佛陀给很多新比丘授戒,其中包括一个很有天份青年。他叫摩诃迦叶。摩诃迦叶是摩揭陀首富的儿子。他父亲的财富仅次于国库。摩诃迦叶的妻子,是来自毗舍离的迦毗罗梨。他们结婚十二年,两人都很渴望追随精神之道。

  一天清早,摩诃迦叶比他的妻子早起。忽然,他看见一条毒蛇正他妻子垂在床边的手旁爬过。摩诃迦叶连呼吸也不敢,唯恐把蛇惊吓。那毒蛇不久才慢慢绕过迦毗罗梨的手,爬出房间外。这时,摩诃迦叶才叫醒他的妻子,告诉她刚才的情形。他们一起反省性命的无常和短暂。迦毗罗梨鼓励摩诃迦叶尽快找位名师学道。他曾听过佛陀的名字,于是便立刻前往竹林精舍。他一见到佛陀便知道他是一位真理的导师。佛陀也很容易便看出摩诃迎叶是个具备异常深度的人,因此给他授戒为比丘。摩诃迦叶告诉佛陀他的妻子也有意出家修道,但佛陀给他的答覆,是女众出家的时机尚未成熟,因此她要耐心等待,日后有机会才加入僧团。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给本文挑错 电话:4006900000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