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于专念

2013年10月23日 17:27  金百利娱乐场佛学 微博

  文/一行禅师

  有关央掘摩罗成为比丘的消息,很快便传遍城中。居民都轻松了一口气。邻近的国土也闻得这宗杀人犯被感化的消息,因而对佛陀和他的僧团更为景仰。

  越来越多聪明敏锐的年青人,都舍弃他们原本的教派来追随佛陀的教诲。一个在家信徒优频离如何从耆那教派转投佛陀,是个摩担忧陀和憍萨罗宗教圈子的热门话题。优婆离住在北摩揭陀,是个富裕和很有才干的年青人。他本是耆那教主为首的耆那教团的一个主力护持者。耆那苦行者所过的生活非常俭朴,就连衣服也不穿着。民众对他们的作风十分钦佩。

  那年春季,佛陀住进了那烂陀的芒果园。他接见了苦行者大特波士,耆那教主的一个高徒。在与大特波士的交谈中,佛陀得悉耆那的徒众从不谈及‘业’(Karmani),而谈‘罪’(dandani)。大特波士伸说三种罪:体行的、言语上的、和念头上的罪恶。当佛陀问他那种罪被认为是最严重时,他说:“体行的罪恶最为严重。”

  佛陀告诉他,依照醒觉之道,恶念才是最严重的罪行,因为心念较行动为基本。这个道理,大特波士要佛陀重说了三遍,希望稍后能推翻它。大特波士随即请辞离去。当大特波士把佛陀的说话告诉耆那教主的时候,他大笑起来。

  耆那教主说道:“这个沙行乔答摩,真是犯了大错。罪恶的念头和言说都不是最严重的罪。身体所作的罪恶才是最严重和有长远后果的罪行。大特波士苦行者,你确能掌握我的真传。”

  他们这段对话,被在场的几个门徒听到,其中包括了优婆离,因他刚七带着从芭娜佳来的朋友到访。优婆离表示希望往访佛陀,以能非议他在这问题上的说法。耆那教主力主优婆离之行,但大特婆士则对此不甚赞成。他担心优婆离会被佛陀说服,甚或全面改变优婆离的信仰。

  耆那教主却对优婆离很有信心。他说道:“我们一点也不需担心优婆离离开我们而成为乔答摩的弟子。说不定,乔答摩倒会成为优婆离的弟子啊!”

  大特波士仍然劝阻优婆离前去,可是优婆离已立定主意。与佛陀会面不久,优婆离已被佛陀生动活泼的言谈感摄。佛陀用了七个比喻来给优婆离开示为何恶念基本上比恶言应更为重视。佛陀一向知道耆那教派守持不般杀之戒,严持的程度就小心得每行一步,也惟恐会践斃昆虫。佛陀对他们这种行为非常赞叹。跟着,他便问优婆离回答答:“尼干陀若提子大师说过,如果不是故意去杀,便没有犯罪。”

  佛陀微笑道:“那尼干陀若提子大师也赞同意念是判断罪丛轻重最基本的要素了。他还可以说行动上的罪最为严重吗?”

  优婆离对佛陀言词的精简与智慧佩服非常。但日后告诉佛陀,其实佛陀的第一个比喻已有足够说服力。他继续追问下去的目的,只是希望可以多听一点佛陀的言教。当佛陀说完第七个比喻之后,优婆离俯伏在佛陀面前,要求被接纳成为他的弟子。

  佛陀说:“优婆离,先细心考虑清楚你的要求。像你这样明智和有地位的人,是不应轻率的。反覆想透才决定吧。”

  佛陀的话令优婆离对他更为钦敬。他看到佛陀全不着重使别教信徒转投他的门下,以增长自己的声誉。从没有一个精神领袖曾叫他再三考虑才加入教团。优婆离答道:“世尊,我已想清楚了。请让我皈依佛、法、僧。我很感恩和庆幸找到真的正道。”

  佛陀说:“弟子优婆离,你一向都是耆那教团的主要护持者。虽然你现在在皈依了我,但请你不要停止对他们的供养。”

  优婆离说:“世尊,你真是高洁。你胸怀广阔,一些不像我曾遇过的其他导师。”

  当大特波士把优婆离转转投佛陀门下的消息告知尼干陀若提子,他不相信这会是事实。他亲自到优婆离家里证实后才相信是真的。

  在摩揭陀和憍萨罗,接受醒觉之道的人与日俱增。比丘们到舍卫城探访佛陀时,都把这个喜讯告知佛陀。

  佛陀对他们说:“不管接受大道的信徒数目增多是好是坏,最重要的还是要看比丘们是否精进修行。我们不要执着成功或失败,我们对待幸与不幸,都应本着平等之心。”

  一天早上,正当佛陀和比丘准备出外乞食,几个卫兵闯进祗园精舍,说有命令前来搜寻一具女尸。比丘们都感到惊讶,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来寺院林地找女尸。巴帝耶尊者询后,知道女死者名叫孙陀莉,是舍卫城一个在教团的成员。比丘们都发觉这名字属于一位近期时有参加法会的妙龄女子。虽然比丘们都告诉警卫在这里没可能会找到她的尸体,但他们仍坚持要搜查。出乎众人的意料,他们竟然在佛陀房子附近地下的浅处,掘出了女尸来。卫兵带走女尸后,佛陀便告诉比丘如常到外面乞食。

  “住于专念,”他这样对比丘们说。

  那天稍后,孙陀莉教团的团友扛着她的尸体在城内到处游行,高声号哭。他们时会停下来向众人呼喊道:“这就是孙陀莉的尸首!她支离的身体被发现在祗园精舍的一个浅穴。那些自命清净利无染,属于释迦贵族的僧人,把她姦杀藏尸!满口的慈悲喜舍和平等心都是假的!你们现在都可看到吧!”

  舍卫城的民众都很是困扰。就是最虔诚的一些信徒,对佛陀的信心也开始动摇。别的信众则相信是有人贼赃嫁祸,专意破坏佛陀的清誉,因而也感到苦恼。其他自觉被佛陀威胁的教团,更乘机对僧团诸多指责。比丘们到处都被人盘问嘲骂。虽然他们都尽量保持平静,住于专念,但这实在很不容易。新修行和年青的比丘都感到被羞辱,因而不愿到城里乞食。

  一天下午,佛陀召集众比丘之后,对他们说道:“不公平的谴责,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你们不用觉得羞耻。只有当你们不继续精进修行,过清净的生活时,你们才应该真的感到羞愧。这闪对我们的错误指控,散播之后便会止息。明天出外乞食时,如果还被问及此事,你们只要需作此简单的回答‘无论谁是凶手,他必定会受到应得的果报’。”

  听过佛陀的说话,比丘们都被安抚了不少。

  同时间,鹿子母夫人也对此事感到非常不安。她往找善达多,与他详细商讨。最后,他们决定私下聘请密探,侦查真凶。他们又和祗陀太子商议,获得他的帮助。

  不到七日,密探已查出真凶来。因为分赃不匀,那两名凶徒醉酒之后吐露真相。卫兵立刻被召到场,把凶手缉拿。两名凶手都承认,是被孙陀莉教团的领导人雇用他们行凶,然后把尸体埋于佛陀房子附近的。

  婆斯匿王立即前来祗园精舍公布凶手被捕的好消息。他表达自己对僧团的绝对信任,以对对真相大白的兴奋。佛陀请大王不要再追究此事,并说此等罪行,是需要人人降伏瞋妒之后才可绝迹的。

  舍卫城的人民,又重现对比丘的崇敬了。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给本文挑错 电话:4006900000保存  |  打印  |  关闭